约印医疗基金郑玉芬:亲历中国医疗投资从“寂寞”向“喧嚣”迭代

随着AI、大数据、移动支付等新技术的出现,中国社会进入了消费升级、产业升级发展的快车道。近年来,在“双创”的风向下,创新者们正在急速改变着各个产业,尤其是医疗产业。




2018年1月16日,在品途集团联合多家机构共同发起“NBI(NewBusiness Influence)影响力系列评选”中,十余家医疗大健康领域的机构或CEO获得了奖项。约印医疗基金荣获 “2017年度产业影响力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TOP10”奖项。

颁奖现场,在医疗投资领域深耕十余年的约印医疗基金管理合伙人郑玉芬做了精彩分享,梳理了多年来中国医疗投资的变化,医疗投资的特点,以及约印医疗基金投资观点及所关注的行业特质。


以下是演讲正文:

  • 中国医疗投资变化:医疗不再是“寂寞”的领域

2007年至今,医疗投资领域变化细节上看,有两点印象深刻,一个是从业人员数量,一个是一级市场资金规模。

2007年,医疗投资还是一个寂寞的领域。当时有一位投资界的朋友到北京出差,想要和一级市场做医疗投资的同业们一起吃个饭,最后只找到13个人过来。放到今天,叫1300个人出来都是没问题的!

十年前我进入医疗投资领域的时候,一级市场是很不受人待见的,因为体量太小。大概在2005年左右,银行证券动辄几万亿,而一级市场的规模也就几百亿,相去甚远。放到今天,单独一个机构的规模能达到十几亿,人家都还会说“你的基金规模还不够大。”十年来,中国医疗领域一级市场至少迎来了几千倍的增长,医疗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医疗行业是一个政策导向非常强的行业,从2009年开始,中国医改带来的一系列发展机会。

  • 医疗投资的特点:用中国的投资逻辑讲中国的故事

目前,全球的生命科学行业增长非常可观,中国的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可不可以仿照2000年中国互联网投资的模式去走?直接 Copy to China,美国医疗的哪个领域成功了,就在中国找什么、投什么呢?为了寻找这个答案,我在2016年报考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的公共卫生学博士,但今天我已经得出结论,中国的医疗投资是不能效仿美国的,因为美国的医疗体系和中国的医疗体系截然不同。

如果我们像当初2000年在中国做互联网投资一样,把美国的医疗产品或服务体系,照搬回中国,将会犯很大的错误。因为我们国家的医疗体系从根本上与美国不同,这决定了中国的医疗投资不能够照搬欧美的方式。

  • 约印医疗基金投资观点

从整个投资行业来看,医疗投资领域很少有动辄几千倍、几万倍收益的项目,但这个行业非常稳健,它的逆周期性,很受希望保值增值者的欢迎。行业另一个特点是持久性:医院很少倒闭,大多数医院会从一个股东手里转向另一个股东。第三个特点是政策结构性机会,2017年上半年,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政策导向下有六个科室可以做独立的连锁中心。我们刚刚投资的一家影像连锁的企业——开普影像,也是随着政策的东风做起来,发展得非常棒!

常听大家说,医疗行业看不懂,水太深了!其实也没有那么深,像药物的生产制造,毕竟要吃入人体,所以国家对生产条件、管理等都做出了非常严格的规定。是药三分毒,在它的患者受益和副作用之间国家药物评审机构要进行平衡,要为所有患者进行把关,所以医疗行业是被严格管制的行业。在投资医疗企业时,法律、业务的合规性要求就会很高。因此只有专注医疗行业,才能够有效规避行业风险,才能够赌对赛道。

目前,很多国家都把医疗技术行业的发展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在不久的将来,它是会以一个支柱型产业之一而存在,中国有很多高科技园区和医药园区,以产业园区集群的方式来推动整个行业发展。

从全球的医疗健康行业融资趋势来看,中国近几年也是非常活跃的,特别是融资的事件数以及融资的规模,都有了非常大的增长!

生物医药企业的投资逻辑有点像互联网投资,高风险、高回报!如果你赌对了赛道,并且赌对了不错的团队,它所能得到的赚钱倍数,是不亚于互联网的。但通常这种公司都是一些平台型公司,比如它有几个产品储备,这个产品不能够如期实现上市,还有其他的技术可以顶上去,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我们在全国找项目的时候,常常会发现,一些初期项目很多都是政府以各种形式在进行扶持,相当于做了美国天使基金做的事情。中国一级市场也就发展了三十多年,所以中国的政府其实某种意义上充当了天使投资人的角色。

世界五百强榜单中大家可以看到,排在前50名,位置相对稳定的,很多都是医药公司,而且这些医药公司都是百年老店。时至今日他们的收入规模也都是数百亿美金。随着整个医疗产业进一步发展,我相信中国会涌现出更多优秀的医疗企业家。

大多数时候,医疗不像消费品一样会经常出现在大家的身边,它只有在我们的亲人、朋友,或者我们自己生病的时候,才会被关注。那为什么我要创立约印医疗基金,来专业做医疗投资?因为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中国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与美国仍有差距,某些领域的疾病治疗,大家还是不得不远渡重洋,去接受更好的治疗。我希望再过十年、二十年,在国内就可以接受和美国一样的医疗技术和服务体系。这也是很多医疗投资者的共同愿望!

  • 约印医疗基金关注行业

约印主要关注几个大的领域。比方说一些技术门槛很高的领域——医疗器械、生物技术和与政策贴合的领域。

生物技术:

比如说CRISPR技术,可以实现基因剪辑功能。到目前为止,人类已知4000多种单基因病,如果可以人为将这些致病基因进行改变的话,整个家族的遗传病就不再存在了。就像最初的互联网软件一样,生命的操作软件和应用软件都是可以改变的!

再比如最近出现的很多癌症治疗方面的新技术和新产品:溶瘤病毒、免疫抑制剂、TCR-T细胞治疗……

医疗器械:虽然医疗器械领域已有深圳的迈瑞,它已经是医疗器械的老大了。但是中国进口替代的大趋势,还是会带来不少的投资机会。

分级诊疗:2016年和2017年,国家六部委陆续发了十几个文件都是关于分级诊疗的,2020年所有县级医院都要完成文件中提及的软硬件建设。2018年,约印医疗基金仍然会持续关注跟分级诊疗相关的投资机会。


上一篇